国际预言大师们缘何频频唱多中国互联网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创业学院
摘要

著名的凯文·凯利和“互联网女王”玛丽·米克尔,近日都在发言或报告中明显示好中国。相比国际资本市场目前对中国经济的看空潮,为何在互联网领域却频频看多?

著名的凯文·凯利和“互联网女王”玛丽·米克尔,近日都在发言或报告中明显示好中国。相比国际资本市场目前对中国经济的看空潮,为何在互联网领域却频频看多?

玛丽·米克尔互联网趋势报告中提到微信

三年前,凯文·凯利为《失控》中文版的宣传来到中国,在采访中,他对钛媒体小编称,“我相信科技领域的下一个巨头将出现在中国”;在腾讯智慧峰会的现场,KK面对钛媒体的求证,表示“我的答案没有变,但现在我还无法看清是谁。” 对于国内的几家巨头企业,他表示,“腾讯为代表的企业,当然有可能,但目前还不够份儿。也许还需要几年时间。”

无独有偶,玛丽·米克尔刚刚发布的互联网趋势报告中,也给“中国互联网”点了“赞”。据新浪科技发布的中文版报告,玛丽·米克尔首次提到“向中国学习”,并从体量和创新两个角度来解释她的看好:

体量方面,2013年第一季度,中国iOS和安卓用户数超过美国,用户在互联网上花费的时间也多于美国;在各类媒体花费的时间比例上,中国用户将55%的时间花到了PC和手机上,而美国用户的这一比例仅为38%。以阿里巴巴为例,其2012年第四季度的商品总成交额超过了亚马逊与eBay之和。中国互联网在体量上的优势显露无疑。

创新方面,中国在打车应用、电商实时物流、新浪微博商业化等典型案例成为她看多的例证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5月也在报道中称,海外基金经理对国内科技公司腾讯前景看好,主要原因是微信的成功,以及腾讯“将用户转化为利润”的能力,他们对中国科技企业关注有加。

然而,老外们真的看得懂中国吗?

科技网站TechTarget主编赵塞坡则对钛媒体表示,KK的说法“讨好”倾向很明显,“凯文·凯利对中国的判断太过乐观。中国确实有自己的国情,没有体制的改变,互联网的创新就是天方夜谭,更别说引领产业的巨头了。我宁愿相信这是丫来中国骗钱的忽悠。” 互联网资深观察家谢文也认为,米克尔的报告已经乏善可陈,更多的是对市场现状的描述,而缺少方法论支持。

到底是所谓的”旁观者清”,还是国际预言大师的“借题发挥”?

对此,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记忆犹新, 她曾在2012年的一则报道中,真实记录了近百名美国基金经理如何在彭博社举办的研讨会上“唱空中国”。从房地产和金融角度,这些基金经理认为:

中国正在成为“泡沫之母”,却根本还没有找到走出泡沫的途径。

相较于对中国宏观经济的看空,为何在科技和互联网领域看多呢?我们暂且把“动机”这回事抛到一边,两个极端,似乎印证了海外金融证券行业曾经的一项统计,即一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和互联网、软件行业增长速率有明显的“负相关”。尽管是统计学意义上的比对,但从证券角度来看,TMT行业股对整个市场的带动是显而易见的。

不再是新兴市场?

Atheer:安卓平台也能玩3D增强现实

Atheer的CEO Sulieman Itani表示这将是第一个实现人类本能交互的移动3D平台。他说:“你可以在3D中构建整个现实世界。比如你可以在餐馆的某一片空气中留言,然后当你特定的朋友走进来时,只有他能看见这些留言。”

从全球视野来看,中国在互联网领域已经逐渐脱离“新兴市场”的版图,进入了稳步增值阶段。去年12月,谷歌就曾宣布将中国排除在“新兴市场”版图之外(见钛媒体此前报道《谷歌预测互联网变革中心向新兴市场转移,但不包括中国》 http://www.tmtpost.com/5459.html)。

而根据玛丽·米克尔连续三年的《互联网趋势报告》,中国网民数量的增速分别为20%、12%、10%——显然,互联网增速已经基本上趋于稳定,用户增长为显著特征的时代已经过去,数量上全球首屈一指的中国网民开始从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迁移。不过,谢文对此表示,中国互联网40%的普及率,还远远未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,说脱离新兴市场还为时尚早。

杰富瑞(Jefferies)中国互联网分析师Cynthia Meng透露,预计到2025年,在中国13.5亿人口中,约有80%将成为互联网用户。基于此,中国市场的空间未来必然是海外市场眼中的肥肉;国内科技行业的创新力量和资本,都将开始着力于在互联网价值上的挖掘。

“后红利时代”的序幕

微观来看,正是由于中国离开了新兴市场,科技行业也正在从依赖于“人口红利”的模式中跳脱出来,开始有所觉醒。

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曾在2010年的报道中指出,“互联网正在告别人口红利时代”。在21世纪的最初十年,以门户、即时通讯业务为代表的互联网创业热潮带动了中国互联网的“野蛮生长”,得益于网民数量的逐年增长,互联网的首批掘金者经历了“最好的十年”。

而中国互联网行业缺乏创新、过度依赖全服务的增长模式却饱受诟病,这让不少企业在野蛮生长之后遭遇了业绩滑铁卢。

第一个十年,“扩张”是互联网企业的战略关键词;而第二个十年,互联网行业开始进入所谓的“后红利时代”。谢文对钛媒体表示,中国互联网的“廉价扩张模式已经到了尽头”,科技企业已经开始反思,谋求自身造血;整个行业开始以移动互联网为契机,寻求变革。

2012年数据显示,中国手机网民数量已经到4.2亿。包括新浪、搜狐等曾经的门户纷纷开始转型做平台;阿里、百度、腾讯纷纷开始布局移动互联网。马化腾在2010年的一次演讲中宣布“我们要进入战略转型筹备期,未来将更加走向开放和分享”,说出了几乎所有互联网企业的心声。

百度迫于国内搜索业务的增长瓶颈,推出海外平台,在过去两年中力主实施“出海战略”(详见钛媒体一周策划《详解百度激进国际化》http://www.tmtpost.com/24939.html系列报道);阿里巴巴的电商平台、互联网金融服务上都逐渐巩固了霸主地位;腾讯凭借多元化的业务组合,树立了“赢者通吃”的互联网公司形象。

尽管自2009年至今,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仍处在序幕期,企业变革的过程也必然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。但企业战略调整的利好因素, 成为国外观察家陆续押注中国互联网的主要原因。

并购带来的“光晕效应”

另一方面,互联网行业在资本层面的运作也更加积极和成熟。投资界的推动促进了互联网企业的并购热潮。今年上半年,“收购”成了互联网关键词,爱奇艺并购PPS、搜狐收购PPTV、百度收购爱帮掀起了大鱼吃小鱼的风潮;而刚刚过去的一个月,阿里巴巴入股新浪微博、携程对快捷酒店管家的并购、360对搜狗的角逐、百度和腾讯争相收购网秦等逐一成为热点。

华兴资本主席包凡不久前对网易科技表示,“今年的接到的并购案尤其多,已经占到华兴资本业务量的一半以上,而往年占比只有20%左右。”

谢文认为,关起门来看,兼并浪潮事实上是市场空间的缩小、竞争压力、大公司创新乏力合力作用的结果。不过,并购使带来的国内互联网资本市场活跃度,不得不说是国际产业观察家的重要参照指标。

看多中国,意味着产业和国际市场对中国互联网的评价标准和框架有所改变,这必然将有利于海外资本向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进一步渗透。当然, 中国互联网并非是百分之百的蜜糖,如政策监管方面的互联网审查问题,依然是国际上众矢之的。对于海外市场的看多,沾沾自喜自然没有必要,全球聚焦和压力并存。麦肯锡的报告显示,互联网行业对中国GDP贡献率为2.6%,这一点上我们还被发达国家远远的甩在后面呢!

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@蒲公英网原创文章,转载必须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链接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aipgy.com/105099.html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